【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 刘欣】在第二十四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上,两位中国运动员——主火炬手迪妮格尔·衣拉木江和赵嘉文将火炬嵌入“大雪花”中央的瞬间给全世界观众留下深刻印象。北京冬奥这一荣耀时刻,却似乎让一些西方媒体如坐针毡。日前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《华尔街日报》等媒体竭力炒作有关“中国选少数民族运动员作主火炬手是挑衅”、“赛后该运动员没走过混合采访区”的话题。14日,迪妮格尔接受《环球时报》独家专访时回应说,一些外媒关于她“赛后没有经过混合采访区违规”的说法实属谣言,“那些说我没经过采访区的媒体,可能连我长什么样子都没记清楚吧”。她同时表示,这些不负责任的炒作已严重干扰到她和队友的比赛状态,希望一些西方媒体能“自重”。“‘点火’瞬间我会铭记一辈子”环球时报:请和大家讲讲你当运动员的经历吧。另外,《华尔街日报》称,你在‘点火’后“就从聚光灯下消失”,这些天你都在做什么?迪妮格尔:我是中国越野滑雪的运动员迪妮格尔·衣拉木江,来自新疆阿勒泰地区,今年20岁。2012年,我第一次接触滑雪运动,2015年正式开始练习滑雪,2017年加入新疆越野滑雪队。这些天我一直在紧张训练,备战比赛。我是一名普通运动员,不清楚外媒所说的“聚光灯”是什么意思?但我觉得,在专心比赛时,没有哪个运动员会一直“在聚光灯下”吧?我第一次参加冬奥,非常珍惜这样的大赛机会,只愿意专注于竞技,不愿受太多赛场外的其他事情干扰。如果个别人有意进行炒作,只能反映他们的无知,或者是别有用心吧。环球时报:你是什么时候得知自己被选中作为主火炬手的?为此你做了哪些准备和排练?开幕式当晚的心情怎样?迪妮格尔:大概是在开幕式前的半个月才知道的,我们领队告诉我,我是“点火”的火炬手,当时心情很激动,一下子蹦起来,真的是“惊到了”。紧接着就开始有一大堆问题想问,比如我该怎么跑?怎么“点火”?知道消息后,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“点火”。我当时也没有想到是这种新颖的“点火”方式,我觉得这种方式很环保,很简约,还可以出其不意,震撼世界。“点火”那一瞬间,我到现在回想起来,还是特别特别的激动,还是不敢相信,那一瞬间我会铭记一辈子。“那些媒体的做法是对运动员的不尊重”环球时报:《纽约时报》说,5日结束越野滑雪女子双追逐比赛后,你没有走过记者所在的混合采访区,这“违反了国际奥委会的规定”。事实是这样吗?迪妮格尔:(这样的报道)实属谣言,比赛完都有专门工作人员引导我们进入混合采访区,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,反正我是有经过混合采访区的,当时是我和队友巴亚尼·加林一直在一起,只不过比完赛都是懵懵的状态。那些说我没经过采访区的媒体,可能连我长什么样子都没记清楚吧。环球时报:一些西方媒体称,选中你“点火”是中国对西方的一种“挑衅”。如白宫发言人普萨基7日妄言,“中国使用维吾尔族运动员传递奥运火炬,并不能分散我们聚焦中国一些地方‘侵犯人权’的行为”。对这些声音你怎么回应?迪妮格尔:我是一名冬奥参赛运动员,我有被选中作为火炬手的权利。冬奥火炬手的选拔会考虑各方面因素,包括民族在内,我不明白为啥选了我就是“挑衅”了?作为一名运动员我不想谈论政治,但因为一些西方媒体不负责任的炒作,已严重干扰到我和队友的比赛状态,所以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新疆姑娘,我有必要出来回应一下:如果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,我跟我的一些新疆队友就不可能出现在冬奥这种世界顶级赛场上。我还是希望一些媒体聚焦在赛事上,我也不想因此分散我太多精力,这对我们运动员是一种不尊重,对他们所谓专业的外国媒体来说,也是一种不自重。我只想好好比赛。环球时报:国家为何会把如此光荣的任务交付给你?迪妮格尔:我想,国家把光荣的任务交给我,是为了向世界展现中华民族大家庭和睦团结的真实一面。而且,火炬经过老中青火炬手一代一代的传递,最后传到我这样一个青年运动员手上,也符合“传承”的内涵。另外,大家都知道新疆阿勒泰是“人类滑雪起源地”,我的家乡跟冰雪很有缘,那里有丰富的天然雪,所以我也想在此给自己的家乡打个广告——希望有更多像我一样的年轻运动员参与到冰雪运动当中,也希望大家多多来新疆体验滑雪。“希望能打破国家纪录”环球时报:你到世界很多地方参加过比赛,你觉得北京冬奥的比赛组织和场地是什么水平?迪妮格尔:现在在咱们自己的主场参赛,我觉得各个方面条件都无话可说,真的是世界顶级的水平。我很骄傲咱们中国能有这么顶级的比赛场地,住宿、餐食等各方面都很完美。环球时报:我们看到你完成越野滑雪的多个比赛项目,比如在越野滑雪女子双追逐比赛中获得第43名。到目前为止,你对自己的成绩满意吗?迪妮格尔:前几场比赛还没有达到预期的成绩,但是我后面还有比赛。我对自己的期待很高,我希望能打破国家纪录。但到现在为止,我还没有做到。不过,毕竟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冬奥会,现在更多的是只想享受比赛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ethelmaid.com